原来是这样,我头一次逛花灯节,如果未能帮公子讨到想要的彩头,还请公子莫要见怪。

怎会?只要是你讨的彩头,我都欢喜。

听到此话,冷冰凝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沛公子看上去温文尔雅,不似那些风流公子哥,却总说些让人误会的话,不过,明日她便可以离开了,以后应该不会再有所瓜葛

进入茶楼,冷冰凝看到茶楼里,聚集了很多想要讨高处彩头的帝都显贵,看来这沛公子所言非虚,冷冰凝平静了一下心情,这会儿才把刚才北堂沛的那句话彻底消化掉。自从四年前发生的那件事,除了萧家,冷冰凝便很少接触外人,更别说和外人说话了,她把仅有的信任给了萧家,而别人再也入不了她的心。

茶楼,雅间内

公子,已准备妥当,封唳站在北堂沛旁边说道。

冷小姐,可会射箭?

不会冷冰凝这才想到,不会射箭,怎么讨彩头?

无妨,我教你。

随后,对着身边的封唳说道,拿弓箭来。

冷冰凝站在窗边,还未待她反应过来,北堂沛接过弓箭,一手教冷冰凝拉弓,另一只手教她固定箭,形成了一个环抱的姿势,冷冰凝被这突如其来的氛围,压得喘不上气,心犹如小鹿乱撞,沛公子

专心,要开始了。

看到信号旗落下,箭便射了出去,与此同时,窗外不远处的街面上,另一支暗箭也射了出去

冷冰凝,在窗边看到刚才射出去的剑稳稳地射中了花灯,很是高兴,沛公子,我们射中了。冷冰凝笑魇如花地和北堂沛说道,北堂沛宠溺地看着冷冰凝。

封唳,去把彩头取来。

是,公子。

冷冰凝正看着窗外的繁华,忽然听到楼下路过的人说道,有人被剑射中了,受伤了,不知道是哪家公子,围了好多人,咱们过去看看。听说是相爷家的公子呢。相爷家?那不就是那个文武状元?

冷冰凝心里咯噔一下,手心里瞬间便冒出了冷汗,璟之哥哥?不会的,璟之哥哥怎么会受伤,冷冰凝顺着他们走去的方向望去,看到围了好多人,不一会儿,围着的人便留出了一条路,一个男人背着另一个人便顺着路走了出来,身后跟了好多家丁,那个背上的人由于有段距离,加上天色黑暗,他又低着头,冷冰凝看不清容貌。但等他们走过花灯下的时候,冷冰凝一眼便看出来,背人的不正是璟之哥哥的贴身侍卫于恒,那背上的人,难道真是璟之哥哥?

璟之哥哥。来不及多想,冷冰凝便转身向门外走去,刚到门口,便被门口守着的侍卫拦住,冷冰凝这才回过神来,向北堂沛行了个礼,沛公子,我有点急事要处理,得先离开,欠你的人情,冰凝日后定会报答。

此时,正在品茶的北堂沛,冷冷地回道,是为了萧璟之?

是,璟之哥哥好像受伤了,我要过去看一下,请沛公子放我离开。

本文地址:http://www.yuanlibike.com/shuiguo/2021/0112/28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