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又跟踪我?姜十三没给他好脸。

你,你误会了,今天是十五,每月十五,你都会来云姆观上香的我,我想见你,我还带了你最爱的芙蓉糕。

江眠边说边举起手中的食盒。

姜十三心想难怪刚才道长一脸见了熟人的感觉。

见也见了,没事了吧,没事我走了。

依旧没给他好脸,掉头便走。

江眠知道十三不待见自己,赶忙追上去说十三妹妹,你那日说的话我想清楚了,你说得对,我身为男儿一没想着保家卫国,二没想着百姓效力,却只顾儿女情长,十三妹妹你骂的对,今后我一定发奋苦读,一定会考个功名回来,到时候再上门求亲,绝不委屈了你。

姜十三看着眼情真意切的小孩,得,什么话都给他白说了,还是想着成亲,他想了这么久是觉得我嫌弃他没有功名么,幼稚,幼稚幼稚

恨铁不成钢,姜十三气不打一处来,撇了江眠一眼说随你的便转身就准备走。

江眠见她要走,心中着急,慌忙中一把抓住了姜十三的手。

姜十三吃惊的瞬间瞳孔都变大几分。

这这这,这有点不合适了吧,姐姐我虽然身经百战了,可这是从前姜十三的心上人,又是负过她的人,不合适不合适。

时间短暂的停顿后,姜十三转过头,看见江眠的脸已经红得快要爆炸,牵着她的手也冒出紧张的手心汗。

姜十三抬起手,一副你再不放开,我就要把你头打爆的表情看着江眠。

江眠心中不敢再牵,又不想放开,突然不知哪根筋抽了,竟拉着姜十三在街上狂奔起来。

晨光刚刚才照耀进睡了一夜的湖州城,河道旁有妇女打水洗涮,渔家推着小车在街上慢慢走着,馒头铺的蒸汽飘在街上溢满了小麦的芬芳。

江眠就这样拉着姜十三在街上穿梭,仿佛世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兴许是继承到了一部分记忆和情绪,如今被江眠拉着,姜十三竟然感觉到了欣喜。

江眠拉着她跑了好远,直到跑到了那天姜十三跳河的位置。

城中的河道多有桥梁方便行人穿梭。

他拉着姜十三到小桥上,指着姜十三跳下去的位置,气喘吁吁的说:十三,当日看着你从这跳下去,我便想,若是老天开眼我能救的了你,从此不管是父母反对也好,世俗不让也罢,哪怕你真的嫁给了李家太爷,我也要带你走,这一生,我绝不二娶,若是救不了你,或是没能救活你,我便同你一起,奈何桥也绝不让你一人独过,阎罗殿我也要求与你共度来生,兴许是菩萨听到我的呼唤,让我救了你,那此生,我便定要与你厮守,绝不会再让你受一丁点委屈,那日,你骂醒了我,十三妹妹,你等着我,我一定会金榜题名,此生,绝不负你。

江眠拉着姜十三的手一直未曾松开。

姜十三抬头看他,内心纠结万分。

本文地址:http://www.yuanlibike.com/shuiguo/2021/0113/29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