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就是华神医?!纪采薇不顾身上的伤,也要坐起来好好看看这位传说中的人物。五儿在一边忙扶着她坐好,再替她掖好脚下的锦被。

华佗,一个面容清矍,眼神温和有礼,穿着灰蓝色布衣交襟长衫的中年男子,头上只是简单地扎了一块灰蓝色的布包裹着发髻,胸前几绺稀疏的长髯,不像名医,倒有一种名士隐者的派头儿。

少夫人谬赞了少夫人,之前事出紧迫,老夫不得不唐突施针,没有顾忌男女大防。好在我与令尊年纪相仿,又一向尊重令尊为当世大儒,德才兼备,故而心中将你视为子侄一般,还望谅解一二。华佗微微一揖,微笑着回答道。

没什么,我应该多谢您救了我,至于什么男女大防,华神医医者父母心,不该与这些俗人有一样的看法。况且,华神医一点儿都不老,顶多是个中年大叔,这就自称老夫,是不是太急了一点儿?纪采薇笑着赶忙让五儿去拿了坐垫,又让人传了茶果,请华佗在对面榻上坐下。

华佗心内略为一奇,正坐微笑道:一向听闻蔡公长女昭姬自幼聪颖,有听琴辨音过目不忘之能,固然可称才女。今日一见少夫人您的见识却并非一般闺阁才女所能及。

顿了顿,华佗轻捻长髯沉吟道:医者,治病救人,心无二用,本不该有这所谓授受不亲。奈何世人总把这名节看得比生命更甚,老夫亦是无可奈何。既是俗世人,便是俗世囚。旋即想到她又打趣自己的自称,华佗又笑道:夫子曰,四十不惑,五十而知天命,我已年过半百,如何敢不自称老夫呢。

华神医有什么保养秘诀吗?我倒真没看出您已年过五十,所以跟您说笑的,别见怪。纪采薇又笑着往靠背上努力坐直了身体。

少夫人诙谐了,老夫并无刻意保养,亦无甚秘方。无非是按时起居,清淡饮食,勤于五禽戏,最后一者最为重要----就是持心中正,不动妄念,不惹愁肠。如此,便符合老庄之道。华佗缓缓说着,饮了一口茶。

又接着说:少夫人夫家乃河东大族,寻常用度无忧,金银无数。可是家业大,琐事费神事也多。少夫人遭逢巨变,一时想不开,也是情有可原。只是您是蔡公后嗣,即便不想自己,也要为蔡公计。令尊生前才名满天下,少夫人也是当世才女,万不可再轻言生死,负了父母一场养育之恩哪。

不会了,您放心。您看我,这不是好好地嘛。您认识我父亲吗?纪采薇很无奈,对谁都要再三声明自己并没有寻短见的意思。

唉并不认识。但蔡公之名冠通棋牌游戏,天下又有几人不知。老夫甚是佩服他。华佗长叹一声,对虚空中抱拳拱手,以示尊敬。

您佩服我父亲什么?纪采薇好奇地问道。

令尊大才,已不必多说。老夫佩服的,是他的人品。想那董卓虽是挟持天子的一代奸贼,死有余辜。然董卓落难受戮之时,又有谁肯为他说上一句话。无非是首鼠两端,有权时百冠通网络棋牌世界般讨好,倾倒时万人践踏。

本文地址:http://www.yuanlibike.com/xiuxian/2021/0113/28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