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问题,一定给你买。

你还有别的什么想法啊?宁红很大方,直接了当的问:现在是咱俩在一块,你有话就说。

我爱你啊,想跟你搞对象,娶你为妻。大力真够直接的。

不可能!你暂时放弃这种想法吧。

为什么?我可没和你开玩笑。实话实说。

你不是多次向我表示了相同的愿望了吗,我都拒绝了。你不是不知道啊。

我是不知道你为什么。

不合适。

正合适啊,怎么会不合适啊?

我是蒙族姑娘,性格豪爽。

这点我倒是刚知道。我粗犷,正配我啊。

别扯淡。我们风俗习惯有差异。再说我父母也不在身边。婚姻大事得由我父母做主。

这不难,你可以带我去草原上见你的父母。我向他们去求婚,肯请他们把心爱的姑娘嫁给我。让他们看看未来的女婿。

你别不要脸了,我父母会看上你?你会赛马吗?你会摔脚吗?我父母喜欢强壮豪爽小伙。

我会赛马,在英国皮特那儿跑过。我还学过拳击和散打。三五个小伙近不了身。在酒吧你不是拿我当保镖吗?

两码事。你别瞎比较,挨不着边儿。

大力咽了口口水,说:怎么就那么的难啊?

大力,我也知道你是有点喜欢我,但离着处对象还差一截。咱俩是不是有缘份还没确定。你也不要着急,你也不要灰心,老天自有安排。

那我听天由命了?不可能!宁红,你说我差在哪儿吧?我奋起直追,迎头赶上,好吧?

凭我的感觉。

凭你感觉就把我判了生死了?也太武断了吧?你得靠理智清醒客观的判断。对我才公平。

我是唱歌的,想不了那么多,就是跟着感觉走。现在还不够火候,燃不起我心中的那把火。你懂了吗?

我上草原上找你爸爸去,问问择婿的标准。也学学喝牛奶,吃半生不熟的牛肉,练的生猛一些。

你别瞎胡闹,就你这品性,到了草原上非学坏了不行。在大都市里还成天晃着膀子走呢,属螃蟹的。到了那宽广的野地方,还会是你啊?你不知道惹嘛事哩!

你就告诉我咱爸是干什么的吧?

我爸是养奶牛的,还入股了牛奶制品有限公司。我妈是草原的夜莺,歌唱的可好了,我就是随了我妈的天性,才到内地来唱歌的。我爸妈是不让我独自来的,怕我一个人在外吃了亏。我跑出来的。就留了一封信。

我保护你。终身做你的保护神。大力是个热心肠,表现的很仗义,又问:还有一个小妹吧?

你怎么知道?暗中调查我?

草原小姐妹啊,肯定是姐妹俩啊。看你这教导人劲,准是姐啊,那不就还有一个妹吗?

算你猜的准。我小妹叫宁紫,那也是一个唱歌的能手。在家帮我父母,说要来找我。我没让她来。

多好的一家人啊!大力感情上来了,强烈表示,说:宁红,我一定要娶你为妻,任谁都挡不住。决心做草原上的女婿。我要找我老丈人去。

本文地址:http://www.yuanlibike.com/youxi/2021/0109/27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