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姑娘~好傻!

傻得让他心碎~

他一言不发,探身抱起他的荑儿。

你是叫周薇对吧?跟我来,待会儿我安排人送你回家。李文珏回头对周薇说了一句,而后抱着手在他脸上胡乱摸索的姜荑,直直向外走去。

先生!你不能带她走!警察拦住了李文珏。

他对王琛使了个眼色,王琛心领神会,从李文珏胸袋里掏出他的军官证,向警察同志出示。

警察看到证件,神色一凛,右脚一顿,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李文珏放下姜荑,让王琛扶住,也回了个标准的军礼。

同志,这证件先给你,我先把她带回去,我们一定配合调查。

首长,需不需要我们安排车?

李文珏沉吟了一会儿,说了句也好。

李文珏重新抱起姜荑,在警察同志的陪同下,继续前行。

到了门口,碰到了何钧,他带着何家一大帮子人。

二叔,就是他们!快拦住他们!何诗妍那个人圈里,一个男声传来。

李,文,珏!何钧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让开!李文珏沉着声音,瞪大双目。

何家人不动,而下一刻

驻防军荷枪实弹,鱼贯而入!领头一人和出警队长互致军礼后,便护送李文珏等人离开了,临走前还没忘了带上吴梦梦。

姜荑做了很长一个梦。

梦里,她穿上了李文珏的婚纱,他挽着她的手,走进了教堂。

只是

梦的最后,他的白色礼服突然全是血,弹壳颗颗从他身上掉下来,他倒在了血泊里

姜荑是惊醒过来的。

醒来时是在病床上。

她胃穿孔,要不是及时送到医院洗了胃,只怕还得住进ICU。

醒了?坐在病床边削苹果的李文珏轻声问了一句,然后笑着把苹果递给她。

姜荑才要接过苹果,又看到他皱了皱眉,把苹果放在床头,从床下拿出盆来,转身进入卫生间,放了热水拿了毛巾过来,给她擦手。

擦完手又擦了擦脸和脖子。

做完这些后,他拿了个枕头塞姜荑手中,接着把她搀起来,把枕头垫在她身后。

这才把苹果还给她。

姜荑一边小口小口地咬着苹果,一边悄悄怯怯地观察她的小叔叔。

这次,是她主动闯祸的~

李文珏把毛巾拿到阳台挂上,打开了窗帘,让阳光透进来。

偶尔不经意地一瞥,看到女孩偷偷在看自己,因她那被抓到后又很快闪开目光的样子发笑。

他坐回床边,从羊毛外套的包里掏出她的红玛瑙脚链,还有那串弹壳项链。

他把弹壳项链递给她,自己拿着红玛瑙走到床尾。

掀开被子,露出女孩儿秀美的小脚,他作怪地挠了挠女孩儿脚心,逗得她一抽搐。

李文珏!女孩儿不满地叫唤。

然后她就看到她的小叔叔~温柔地把脚链给她系上。

五年前在京都,他们去找那个号称‘道首’的牛鼻子算命,李文珏一边不信人家的‘泪痣’之言,掀了人家桌子,一边又为她求来了这脚链。

本文地址:http://www.yuanlibike.com/youxi/2021/0111/28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