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池笑她,却也觉得她可爱。

俩人一前一后出了采访室,vj小小也向荀池简单的介绍了自己。

以后就请多多指教啦。

分开前,荀池朝小小微微鞠了一躬。

*

最后的商议结果出来了,导演组咬紧牙关,还是把淘汰赛制保住了,只是将每一轮淘汰人数做了调整。除此之外,还应各位导师的要求,在第一轮淘汰后给练习生们加了一场活动。

前来玩命角逐成团位的练习生们怎么也想不到,那些让他们觉得残忍的淘汰赛制,其实已经被各位导师们压到伤害值最低。要不是有这么几个处处为他们着想的导师们,这群初入社会的练习生到了节目组手中就是待宰的羔羊,待节目播出,分分钟是一场腥风血雨的撕逼大战。

初赛制制订好后,就迎来了选手的个人技能初舞台录制。

*

采访结束后,练习生们就根据导演组的安排,拿着房卡前往各自的宿舍,那个将要容纳自己三个多月的陌生地方。

宿舍是七人间,人员是分配好了的,无法自由选择,但床位还可以争取一下。

秉着先到先得的原则,在荀池采访结束前,她所在宿舍里的所有床位都被安排的妥妥当当,就剩一个被单出来的孤零零的下铺。这张床的上铺是行李位,乱七八糟的行李箱叠在上边,看起来就像杂货间。

宿舍门口没贴名字,所以练习生们都互相不知道自己的室友是谁,而宿舍成员也会随着之后的班次排序而变化,也就是说,在初评级之后,每个宿舍的成员组成都会被打乱,节目组会根据练习生个人排名给她们分配宿舍,方便集中练习。

极星大厦不错就不错在宿舍空间大,环境也不错,因而制成七人间也不会觉得狭窄,甚至还能往里放个小沙发塞个小冰箱什么的。但偏偏,被孤零零单出来的那张床的上铺,就成了公认的行李位。

我是睡那里吗?此时,荀池拉着硕大的黑色行李箱站在寝室门口,指着最里边那张上满下空的铁架床问室友。

室友们做梦都没想过会在这遇到荀池,也不敢想这个霸占了好几年电影院海报c位的票房保障的女明星居然会是自己的舍友。

见荀池指着那张床,她们六人齐刷刷的悔青了肠子。

那张床的上铺被行李箱塞得密不透风,五颜六色的行李箱一个接着一个的摞在上边,换谁睡在那下边都会觉得压迫感极强,指不定还会产生床榻了行李箱砸到自己的担心。

荀池!你是荀池吧!我我我我这是见到真人了吗?我摸到她了!!

啊啊啊啊啊啊我终于见到真人了!荀池!我超喜欢你的!

我这是在做梦吧

有几个全然失去理智的女孩在见到荀池的瞬间全然忘记了她刚刚的问题,只一个劲啊啊啊啊地激动着,但也有几个理智尚存的,看向荀池的眼睛里都是星光。

本文地址:http://www.yuanlibike.com/youxi/2021/0112/28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