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老太太是富商顾明的母亲,顾家在上海颇有些势力,财大气粗,黑白两道通吃,连官家的人都得给顾家几分薄面,今天是顾老太太80大寿,顾家定要把这场寿宴办的风风光光,一方面是为了哄老太太开心,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显示顾家的强大,这场宴会自然邀请了许多达官贵人,排场也是十分的大。

玉尘一下车,就见到顾家门口挂上了红布,门上还贴上了大大的寿字,顾家的院子将中西两种风格结合的十分的到位,既有东方那种古典清雅之美,又有西方那种洒脱之气,给人一种高贵但又不俗之感,可见主人家是个有涵养之人。

院中早早摆好了酒席,足足有60大桌,前菜也早早的上了,只能客人们来临,而最让玉尘为之一振的是那院中那偌大的舞台,足足比戏班的戏台还大上一倍,那用于支撑的柱子的木料也是上好的,而那屋檐用上了青瓦,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显得格外的夺目,那舞台的地面用青砖铺就,而那青砖上还雕刻着许多的花纹,为舞台更添光彩。

见玉尘呆呆地望着那舞台,身边的小文说早听说顾老太太是个戏迷,顾老爷为人孝顺,便请人在院中修葺了这台子,还常常请戏班子到院中唱上几场戏来哄老太太高兴。突然,他的声音降低道不过,听说这老太太的耳朵可挑了,她看戏自有自己的一套评判标准,咱们等会儿可得注意些。话毕,玉尘的拳头握紧了一下,重重点了下头。

你们就是今天表演的戏班子吧。一个中年的男子,穿着朴素,看样子应该是府中的管家,班主应道正是。随之,管家将他们引入了后院的房间之中,你们且先在这里稍事休息,若是无聊,可在周围转转,但是不要乱跑,等到你们上场了,自有人会来告知。班主听后,拱了拱手,说那就麻烦管家了。话毕,那人便走了。

夜幕逐渐降临,顾家也逐渐热闹起来,宾客们也渐渐的来到,顾明在门口迎接着到来的宾客,顾明看起来只有40多岁的样子,实际他去年刚办过50大寿,可见他保养的不错,但额头早有皱纹,一笑起来就格外的明显,他弯着腰对来宾欢迎,欢迎。对每个客人都客客气气的,看起来似乎十分的和善,但那笑中似乎总带着些什么,令人难以琢磨,来宾拱了拱手,道祝老太太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小小心意不成敬意。将手中的红包递于他,他作势推脱了几下,便也收下了。

后院,玉尘或是紧张的原因,总想小解,向班主打了个招呼,你要快点啊,等一会儿,就到我们了。好。玉尘应着,或许是着急了些,走的快了些,迎面撞上了一人,那人挺高的,着当下最流行的西装,看起来风流倜傥,手中还牵着一位打扮精致的小姐,一看就不是普通的人,玉尘连连道歉,真的不好意思,对不起,对不起。本以为他会生气,没想到他将他扶了起来,道想来,你就是父亲请来给祖母祝寿的吧。语气中听不出怒气,反而给人以温和之感,玉尘点了点头,那你去准备吧。顾家少爷说,玉尘点点头,便离开了。

本文地址:http://www.yuanlibike.com/youxi/2021/0113/2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