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父亲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女儿眼中异样的情愫,他的声音漠然而坚定。

放弃吧,你就算学成也没有用到这些知识的时候。现在你还是学生呢,看这些是一点用也没有,等你毕业了还要抓紧时间组建新家,你的新家根本就不需要你拼了命的赚钱。孩子有些话我说浅了你当耳旁风,我说死了你又会多心。我之所以这么生气不就是因为这学校是宋家控股的,你每天接触了什么人、有没有和不良少年交朋友,但凡你宋伯父问起来,你以为你的老师会替你隐瞒吗?你成绩差只要能跟得上你宋伯父不会难为你,但你这你这在校表现是一个差能说清的吗?

转角的石砌上悬挂着一只雕着镂空银莲花图案的钟,

寒冷的北风吹进来,就连钟的细摆都不住脚的瑟瑟发着抖,偌大屋子里瞬间响起清脆如空的流音。

七月的指如凝思般停在扉页最后那排娟秀小字上。

急皱的眉下,七月狠狠地紧锁着双眼。

等你有了自己的家庭,你当然想学什么就学什么,但是记住一点,不论你选择做什么都要把照顾家庭放在第一位,至于工作无非就是打发打发悠闲得很无聊的时间。七月记住我说的话,你可以不优秀,你甚至可以一无是处,只要你别让你的父亲蒙羞就可以。

黄昏的雪越下越急,令人眼花缭乱的雪粒转瞬凝结成鹅毛大小的雪片,雪片愤然而下如涨潮般来势汹汹。

夏父的眼漫不经心的扫过桌子上平铺的设计书,再次回眸那漆黑的眸竟比黑洞还要幽深,单是眸底的温度便绝望的能让一切生灵归于死寂。他侧着那双寒眸轻瞟着七月。爸爸你能不能相信我一次,我一定竭尽全力攻下她。我不会让您失望。还有父亲我知道您是为我好,可我已经懂事了,我当然知道什么是对自己最好的。我知道爸爸很看重背景和地位,可就爸爸劝我的那些话,倘若我按照你的意思去做,您觉得我能把自己的生活过成什么样。一个对自己都不负责任的人怎么可能对家庭负起责任呢?我现在就连选择的余地都被您生生剥夺,那以后呢,我还不是任人宰割。七月的眼神里满是央求,一双柔嫩嫩的小手不停的轻攘着刚刚死死攫住的父亲的腿。

我保证不会再影响到成绩了,我保证下次考试一定拿下班级前十。第一行不行。我一定会拿到年级第一的。您就给我一个机会,爸爸您不是常跟我说不论何时都要多给自己备条后路的吗?我夏七月此生一不靠父母,二不靠伴侣,我只凭自己的努力一定出人头地。今天爸爸是我的骄傲,以后我也会是爸爸的骄傲。

爸爸七月的胸口微喘般连绵起伏。

父亲将头埋得很深,他的目光越过身前的七月静静流淌在深紫色的棉绒长毯上。对不起。他的口气里带着淡淡的歉意。

本文地址:http://www.yuanlibike.com/zhengzhi/2021/0113/28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