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布说:此物叫做‘鱼‘,生于大海泊里大人,大人!您怎么啦?

只见平大人张着嘴、瞪着眼睛,说不出话来,用手指着自己喉咙,发出:啊、啊的声音。

完了,鱼刺卡他喉咙了。

这一晚,平大人折腾了大家一宿。喉咙里的鱼刺很快被弄出来了,可是平大人却一直哎哟哟地,不太平。一会儿说这里不舒服,一会儿说那里是不是还有鱼刺。罗布派了梅斯和可儿侍候了他一夜,他自己也没休息。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平大人说,将士们劳苦功高,本来他还要多留几日的,如今身体欠佳,边关的军务又繁忙,不便打扰,他不如立即回去为好。

罗布赶紧跟他说向兵部申请兵器装备的事情。平大人心不在焉地听了一下,哼哼哈哈,说回去商讨一下再说,眼睛却盯着骑兵们帮他准备马车。

小心那些箱子!他朝一个骑兵叫道。

罗布跟在后面,说:大人,请务必留意边关将士装备的事宜。边关城要守,现在还要守比亚镇,招了不少兵,得有装备,才可御敌啊!

平大人说:好说!好说!

说着话,他朝马车里钻,头也不回地问:什么,比亚镇?守它干啥?那不是在恩塞国治下的吗?

罗布说:大人日理万机,恐怕是没留意。前一次军报我已经报了兵部,我们已经取了比亚镇。

平大人转身又下了马车,问:哦?你们取了比亚镇?缴获多少?

罗布说:比亚镇归降,并无缴获。

平大人想一想,说:如此,我还是要去看一下的,烦请罗布大人派兵送一下。

旁边可儿和梅斯眼睛对望了一下。

罗布一犹豫,正想着该如何应对,梅斯上前来,压低声音说:大人,奴仆本不该插嘴。比亚镇虽已归降,可是乱兵悍匪藏匿百姓中,屡对我军兵将不轨。冠通棋牌游戏平大人乃朝中重臣,即便我三百兵将一起护送,也不能保万全。若有闪失,如何是好?

梅斯说的声音不大,却又让平大人听见。

罗布嘴里嘶了一下,做出为难样。平大人马上说:也不须罗布大人为难,我派副官去看看便罢。

罗布说:也好。大人在此稍歇,我再把边关情况报与大人。

平大人摇手道:不急,我先去歇一下,你日后在军报里写上即可。

罗布无奈,行了礼,送平大人去了营帐。

梅斯和可儿掩嘴偷笑而去。

平大人在营帐中不出来,连午饭也不出来吃,他让卫兵从马车上取了他自己带来的酒饭吃去了。

罗布心想,这个平大人毫无疑问是个贪官了,大概是在朝中日久,地位稳固,没人拿他怎么样。或许钱财贿赂他一下,应该有戏。

他无奈地摇着头:眼下哪里还有财力去贿赂他。

这时,外面有卫兵报告,说庆谷大人来了。

罗布赶忙出去,心想这会儿天色还早,庆谷来干什么?

本文地址:http://www.yuanlibike.com/zhixing/2021/0113/2921.html